学院新闻 News

【清华SCE高管教育】杨斌:洞察范式转移,把握组织创新

2.jpg 

各位同学,欢迎大家出席首届清华SCE高管教育论坛,我代表学校表示祝贺,也欢迎大家加入到清华SCE的大家庭当中来。

论坛的主题是创新驱动发展,但我的理解是这并不仅指企业创新,事实上,组织的创新对它的发展也是决定性的。

什么才算得上创新?广义上当然一切正向的改变都可以算是创新,狭义地就特指那些对组织以及更大范围的社会产生积极影响的新探索新事物,与一般性的改善所区分。怎么区分?在我看来,有两条检验标准。一个检验就是有疼、有不舒服或者说是磕碰。第二个检验就是在外部看来是不是发生了too good to be true——从同行或者观察者的角度看。

疼的这部分,来自于创新与组织的关系。创新和组织须臾不可分,比如组织成员特别是决策者们的背景或集体背景,某种意义上选择着创新的路径,都是一个类型的人,大学都是同一个专业,部门背景上升路径也比较单调,更有可能出现群体盲思(groupthink),玩一种让历史告诉未来的游戏,以线性方式延续过去的一些决策,业绩也许仍在继续增长,但是创新却没有发生。

再比如,当你真正推进创新的时候,很多创新要面临一个勺形曲线,那就是在创新最初阶段,它的表现会低于在未创新时原来的水平,就是说到创新真正显现效果之前,有一个低沉阶段,而在这段时间中,组织能否赢得非常宝贵的对于创新、对于方向的赞许与共识,或至少是组织内部的宽容,对于能不能坚持到最终统治性的胜利极其重要。

有一些企业家、领导者甚至用了一些伦理上可能被指摘的一些方式,在低沉阶段将一些局部成功放大为全局性的,或者将这些成功说成是由于组织所推进的这些创新而带来的,事实上它们之间并非因果关系。故意这样做,目的是什么?目的就是希望赢得低沉阶段当中宝贵的组织信心。

很多领导者不仅需要摆事实、讲道理、有逻辑、使人信服,也需要inspiring那种针对精神层面的鼓舞,有一些超越机械理性的做法。以及,创新发生在组织中的某些部门,但是如果组织政治作祟,不能及时配置必要的创新所需的战略资源,尚在脆弱阶段的创新可能会死于某种停止输血的短视与自噬上,痛惜之余必须反思组织的大问题。

而too good to be true(好得难以置信)这部分,说的是创新与范式的关系。范式,paradigm,描述的实践抽象之后在更长实践、更大范围一直有效的模式。产品范式,产业范式,都是在回答一个非常本质的问题——What is your business? 你到底是做什么生意的?

对范式的不同理解和刻画,对创新的发生产生重要的影响。我们常说的破坏性创新、颠覆性创新,都是范式发生了转移,对于business的本质理解发生了深化或升华。不管你今天是什么行业,范式转移都在发生着,多数企业是后知后觉乃至不知不觉而已。

这里我想分享四条,说起来简单,但真想透并应用到自己身上却很不容易。

第一条,叫r=G,every business is global,不管你想不想愿不愿,你的影响都是与更大范围的世界联系在一起的;

第二条则是n=1,every business is customized, individualized, 就像你是这个生意唯一的一个服务对象似的。而这两条合在一起,就有个新词,glocal,也就是global与local两个词合在一起,全球在地化,在地的极致就是个性化。

第三条,就是人生这个数列i能够到几?它能持续到什么位置?我说i>100,用来描述对所有行当都有非常重要影响的,百岁人生时代的到来。这个部分被太多的媒体用人口老龄化这样一个充满负面思维的词来概括,而作为企业家要意识到它对我们构成创新的巨大机遇。

第四条,说说价值观,M=1,Mass描述的是大众,Media说的是媒体舆论,今天一个个体或少数人,就能够对整体的大众意见、舆论走向有着触发、引导甚至极端化。这也意味,社会印象和社会影响的管理,如今变得更难更有挑战。

李宗盛在他的一首歌中间写道:“这世界是如此喧哗,让沉默的人显得有点傻,这些人是不能小看的啊,如果你给他一把吉他。”今天一个个个体,正在拥有这把吉他,可能是一个社交媒体,或者一段视频,就有可能燃爆全球,就有可能燃爆整个行业。

这些重要的范式,尽管听着都比较软,但这些软的部分对于你怎么理解你的生意的本质和模式有着很大影响。所以,我希望诸位来SCE参加学习的同学看到大时代当中的大机会,而这是要和我们习惯的线性思维划清界限的。要做一个主动的思考者,而非被动的接受者。

说到这个角色的转变,有一个小小的看法跟各位SCE的同学分享。在学习的时候如何记笔记,一定要革新。有一个强烈的建议:建议笔记本拿到之后纸张页从中间折一下,左边记下老师的一些什么话,右边记下当左边听到一些东西时突然点燃、触发、觉悟的一些东西,甚至写个联想到的人名。

右边记下的东西我把它称为要让被动听讲的教育变成建构式学习constructive learning,而非停留在旧时的灌输性笔记阶段。这右面增加的这一部分笔记,未必很多,与自己的经验、阅历、顿悟连在一起,对于管理者,我觉得是在SCE能够得到的非常重要的收获、产出。

这部分是你作为一个活跃着的主动学习者的印证,将来拿过来本子看看右边这部分,这些活思想,将来有可能变成action甚至innovation,创新来自于理论结合实践的充满联想的甚至放松发散的主动思考。哪怕稀疏几笔,三年后再看当年右侧的笔记引发的感触和觉悟又不一样,个体创新的宝贵财富。供大家参考,谢谢大家。

(内容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清华SCE高管教育)

发布时间:2017-09-21【打 印】 【点击次数:447】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继续教育学院
地址:北京清华大学创新大厦A座4层 Tel:86-10-62799966